• 婚凉如许,情深似楚he在线阅读

    发布时间:2021-05-02 12:45:35 作者:筱初 书名:婚凉如许,情深似楚he 来源:mp
    婚凉如许,情深似楚he在线阅读

    给大家推荐一部由作者筱初 所精心创作的小说《婚凉如许,情深似楚he》,其中小说主角为楚辞修许微凉。

    她是落魄千金,父母双亡,急需一座靠山。

    他是京城权贵,不近女色,冷血无情。

    ***

    为了查清父母的死因,许微凉处心积虑的勾引楚辞修。

    当她贴上去的时候,楚辞修拢住她的领子说,我不吃野餐脏!

    转眼,他却娶了她。

    只要你不出轨,不窃取商业机密我会给你楚太太该有的一切,但这里不包括我的爱!

    ***

    本以为是互相利用的婚姻,却不料,一件件的旧事抽丝剥茧开来,那些埋藏已久的秘密也浮出水面

    多年后,许微凉才明白,楚辞修于她不过是饮鸩止渴。

    却不知道她是他唯一的良药

    第1章 一把浪骨头

    京城,【烟花三月】会所。

    许微凉端着酒水站在包厢的门口,娇俏的小脸紧紧的绷着,双唇抿的死死的,她腿根发软,脊背却挺的笔直。

    你没事吧?领班问。

    许微凉摇了摇头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扣着盘子的手指发紧。

    这一年,她为了查清父母的死因,不惜休学,只要不是违法犯罪的事都做过,可依然没什么进展。

    绝望的时候,她连出卖自己身体的念头都有过。

    现在,那个举报了她父亲当时受贿的包工头就在里面。

    这种时候,她不能退缩。

    她定了定心神,伸手敲门。

    只是包厢门打开的时候,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。

    包工头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,不知道是死了还是在昏迷,他的旁边站在一位保镖模样的男人,手里的棒球棒还在滴血。

    许微凉哪里见过这种阵仗,当即吓的两腿一软,踉跄着摔倒在地,托盘了的酒水撒的到处都是。

    她又惊又怕,本能的想要逃开,可身体软的像一滩泥,根本使不上劲,只好瘫坐在那一摊玻璃渣里。

    滚出去!那声音冷冽危险,震的许微凉心头猛的一寒。

    话音落地,一只飞镖擦过许微凉的眼尾,钉在了她旁边的墙上。

    许微凉双腿发软,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,顺着声音望去,惊魂未定的她才发现包厢里面还有一个人。

    那人匿在光影的角落里,仿佛与黑暗融为一体。

    不出声时不曾发觉,一旦出声,包厢里的所有气场都在围着他打转,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威慑力。

    他要你三更死,你便活不到五更。

    许微凉颤颤巍巍的瞥了一眼,在看清男人如刀锋般的冷浚脸庞时,瞪着双眸愣在了原地。

    这个男人

    他是楚辞修,弃医从商的红三代,京城里赫赫有名的权贵,就连一些政要都要让他三分,要是能傍上他

    就在她愣神的时候,楚辞修从沙发上起来,步履从容的走到许微凉的面前,居高临下的盯着她。

    那种眼神深邃,锋利,将许微凉还没有掩饰掉的心思看了个通透。

    这种仿佛被人扒光的感觉叫她心里忐忑,许微凉吞了吞口水,连忙垂下了脑袋。

    半响,楚辞修才沉声道,叫什么名字?

    许微凉哆嗦着嘴唇回答,许许微凉!

    楚辞修轻笑了一声,但脸上没有丝毫的笑意,淡淡问道,许思明的女儿?

    许微凉心头一震,还未开口,就听到男人不咸不淡的开口,你不知道如今不是许家的天下了吗?

    她的手掌还在玻璃渣里,血水正沿着指缝不断的渗出,听着楚辞修的话,许微凉心里的酸楚不断和血水一样,不断的在漫延。

    可楚辞修视若无睹,伸手掐着许微凉的下巴,迫使她盯着自己的眼睛说,可惜啊,长了一副靠男人吃饭的浪骨头,真是白瞎了这么一双眼睛。

    说话间,他敛去了脸上多余的表情,指着把桌上的酒,说,既然来了,就喝光。

    那是一种叫人不能拒绝的威慑力。

    许微凉知道,她不喝也许就不能活着走出包厢了

    第2章 让我跟着您

    吧桌上的酒喝到一半的时候,许微凉就已经醉了。

    尽管神智已经不清,却还记着楚辞修的话,许微凉双目混沌的望着他开口,楚先生,我我真的已经喝不下了

    楚辞修讳莫如深的目光在她迷离的脸庞划过,漆黑的瞳仁微微一颤,但很快逝去,他波澜不惊的开口,喝完了,我就考虑答应你一个请求

    这句话让身处绝望的许微凉重燃了几分希望,她嵌在掌心的指甲狠狠的抠了一下伤口,疼痛之后,神智也清醒了几分。

    希望楚先生说话算数!

    这天晚上许微凉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,清醒之后人已经在医院了。

    她酒精中毒,差点胃穿孔,身上多处都是被玻璃渣划破的伤口,就连脸上都有,双手更是伤的不像话,包的跟粽子一样。

    可许微凉没心思去计较这些伤,脑子里面都是楚辞修承诺给她的请求。

    她在病房找遍了,都没有找到任何可以联系楚辞修的东西,直到几天后出院,在清洗满是污秽的衣服时,才发现了口袋里面的名片。

    一张很私人的烫金小卡片,简洁明了,只有楚辞修的名字和他的联系方式。

    不知为何,在看到这张名片的时候,许微凉的心里又腾升了些许希望。

   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却远没有她想象的那么顺利。

    这个联系方式联系不到人。

    无奈之下,许微凉去楚辞修的公司堵人,可一个月过去,别说楚辞修,就连那晚看到的保镖都没有碰见过。

    九月底,京城的温度居高不下,许微凉心神疲惫,却还要处理学校的事情。

    她休学一年,早已经期满,学校老师催促了了好几次,可因为联系楚辞修的事情,她一直在拖,但眼下,学校已经放话,扬言她再不来办理手续就勒令退学。

    做医生是她从小的梦想,也是母亲生前的愿望,真的退学,许微凉舍不得,可父母的事情,刚刚又有了眉目,她也不愿意就此中断。

    可事有轻重缓急,当下是解决学校这边的问题。

    只是,她没有想到,会在学校停车场遇到楚辞修。

    楚辞修却对她的出现并不意外,他面无表情的脸上透着几分嫌恶和不耐烦,甚至还有几分危险,睨着许微凉冷淡的开口,同学,有事?

    在那种穿透力十足的眼神下,许微凉紧张的吞了吞口水,但却挺着脊背拿出了那张名片,楚先生,您答应过我满足我的一个请求!

    语毕,她期望的看着男人,莹亮的眼神里是她没有掩饰的忐忑。

    楚辞修没有说话,而是审视了许微凉几分钟。

    就在许微凉以为楚辞修不会答应的时候,那人却说,上来。

    蓦地,她心口一松,但在上了车之后,她却开始紧张了,黑白分明的眼珠子胡乱的瞟,时不时的偷瞄一眼楚辞修,斟酌着如何开口。

    楚辞修视若无睹,直到车子停在一处僻静处,楚辞修才冷着脸道,说吧!

    许微凉一怔,紧握着双手,颤声道,让我跟着您吧!

    第3章 别费心思了

    楚先生,让我跟着您!

    闻言,楚辞修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,冷嗤了一声,讥讽道,胃口倒是不小!

    随后,他如通打量货物一般的眸子盯着许微凉,野餐我不吃脏!

    如果没有后面那个字,许微凉肯定还没有反应过来男人话里的意思,可现在,她涨红着脸,敢怒不敢言的瞪着楚辞修,像只虚张声势,炸了毛的猫。

    半响,她才气急了回道,我不是卖的!

    回答她的是楚辞修不屑的轻嗤。

    许小姐,我说过只是考虑,没说一定要兑现现在下车!

    这简直就是戏弄她!

    许微凉咬咬牙,在后视镜里看着男人近乎残忍的神情,抖着手去解衣服的扣子。

    就在她解完最后一颗扣子的时候,楚辞修猛的打开车门,绕到了后座。

    楚辞修冷笑一声,高大的身形将许微凉压在了身下,目光冷的发寒,在许微凉还未开口之前,他居高临下的问,你处心积虑的接近我,为了什么?

    听到这句话,许微凉的心口猛的一紧,有一种被看穿的错觉。

    她拽着衣服的手不住的颤抖,苍白的嘴唇翕动,小声的开口,我我仰慕您,想和您在一起!

    闻言,楚辞修轻蔑的勾唇,粗暴的拽开了她身上的衬衫。

    肌肤触到车厢内的冷气,身体不住的发抖,许微凉双手护在胸前,眼眶又红又湿,着实委屈。

    楚辞修的目光却逗留在她胸口月牙形的刀疤上,目光晦涩难辨。

    可仅仅是短短的几秒钟,楚辞修那复杂的眼神又恢复了冷漠,蛮横的挑起她的下巴。

    在这京城,想跟我的女人可不止你一个!

    末了,他用力的捏住她的下颌骨,厉声威胁,说实话!

    她父母的死因警察局都结案了,因为媒体对她父母受贿的大肆宣扬,外界对他们的死更是拍手称快,但许微凉不相信那个秉公执法的爸爸会受贿,也不相信身为心理学教授的母亲会抑郁自杀!

    可这些,楚辞修这个外人不会懂,她更不能说。

    看着许微凉眼中的委屈和难过,楚辞修那万年不变的脸色微微闪出了几分僵硬,他大手一拂,拢住了许微凉敞开的衣服,拎着她下车。

    别费心思了,我帮不了你!

    许微凉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,半响才反应过来了男人话里的意思。

    这句话,许微凉不止一次的听到过,可没有哪一次让她这么绝望。

    如果连楚辞修都没有办法,她还能有什么办法?

    就此放弃吗?她做不到!

    刚刚还晴空一片的天气,突然阴沉了下来,紧接着豆大的雨点就开始往下砸。

    许微凉往学校外面的出租屋走时,浑身都淋透了,狼狈的像一条落水狗,今天她的心情糟糕透了,却没有想到还有人来给她找不痛快。

    又去哪里勾搭野男人了,电话也不接?

    听到声音,许微凉才看到站在门口,一脸不爽,打扮精致的许思蔓。

    她淡淡的扫了了一眼这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姑姑,冷冷的问,有事?

    许思蔓嫌弃的在她身上打量了一下,不情不愿的说,老太太要见你!

    知道了!

    许家虽然是京城有名的书香门第,可做事的手段,实在是腌臜龌龊,可名门没有半点的关系。

    去年,她父母相继去世,她所谓的亲人跟躲瘟疫一样的躲着她,生怕卷入纷争,甚至扬言早和他们家断绝了来往,老太太和许思蔓联合起来占了老宅,将许微凉赶了出来。

    为了守住父母在那里留下的东西,许微凉在大门口跪了半天,她那重男轻女的奶奶才勉强收留了她。

    后来,许微凉才知道,他们收留她,是为了压榨她。

    本文提供:《婚凉如许,情深似楚he》小说的主角是楚辞修许微凉,带您赏读楚辞修许微凉婚凉如许,情深似楚he小说阅读,楚辞修许微凉小说精彩节选:她是落魄千金,父母双亡,急需一座靠山。他是京城权贵,不近女色,冷血无情。***为了查清父母的死因,许微凉处心积虑的勾引楚辞修。当她贴上去的时候,楚辞修拢住她的领子说,我不吃野餐脏!转眼,他却娶了她。只要你不出轨,不窃取商业机密我会给你楚太太该有的一切,但这里不包括我的爱!***本以为是互相利用的婚姻......

    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://www.guyujc.com/yuedu/5868.html

    谷雨阅读网婚凉如许,情深似楚he在线阅读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