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2365417全文免费阅读_12365417小说最新章节

    发布时间:2021-05-02 13:26:32 作者:侵木 书名:12365417 来源:mp
    12365417全文免费阅读_12365417小说最新章节

    给大家推荐一部由作者侵木 所精心创作的小说《12365417》,其中小说主角为宋词司沉。

      第一章 乖戾的少帅

      十五年秋,卞城大帅府。

      宋词恭敬的立在堂下,听着司夫人不悦的训斥:女人就该有个女人的样子,你看看你穿的像什么!

      宋词有些无奈,又有些窘迫。

      她穿着一身白衬衫绿军裤,的确和满室旗袍洋装的女人们格格不入。

      可这两日她正为了秋收的事忙的不可开交,每日需在外办公,实在穿不得女子衣裳。

      宋词偷偷抬眼看向侧坐上的少帅司沉,见他只是自顾自的把玩着折扇,一眼也未看她,心中忧闷一闪而过。

      她恭敬的向司夫人认错:夫人,我下次一定穿。

      一听她这句话,司夫人手中茶杯哐一声砸在檀木桌上!

      她冷哼一声:你今日就给我换下这身不男不女的装扮!

      司夫人手一指,后头背着工具箱的裁缝,便上前要给她量尺寸。

      宋词不禁看向司沉,可司沉只是端起茶杯,那若无其事的满不在意,让她心里像被针扎了一下。

      但就在这一瞬,变故陡生。

      那裁缝突然从布料夹层中抽出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,直直朝司夫人刺去!

      宋词眼神一厉,拔出腰间左轮,抬手便射。

      一声巨响,小学徒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      空气中血腥气夹杂着硝烟味,司夫人脸色发白,带着怒意质问:宋词,你竟敢让刺客进了府!跟着大帅这么久,这点小事都办不好!

      司沉坐在一旁,脸上带着几分玩味,却不说那裁缝,分明是他找来的。

      宋词抿了抿唇,一声不吭的接下了所有责骂。

      司夫人还想再说,却听下人来报,大帅找宋词有事交代。

      夫人,我先下去了。宋词躬身告退。

      临走时,她对上司沉如黑耀石般的眸。

      男人眼里的漠然,让她被烫着了似的收回目光,却是落荒而逃。

      司夫人越发生气,对司沉说道:看看,你爹都快把那丫头当少帅了。

      司沉手里折扇便是一顿,脸上那玩世不恭的笑意瞬间映上一层薄寒。

      随即轻笑:她是我从小养到大的媳妇,爹给她,不就是给我。

      司夫人看着儿子不长进的模样,一口气堵在心口:媳妇?你看她哪里像个女子?成天跟那些大老爷们混在一起

      司沉没再开口,只一双黑眸变得幽深阴沉。

      书房。

      门内传来不断的咳嗽声,宋词知道,司大帅的老毛病又犯了。

      她敲了门进去,喊了声:大帅。

      司铮庆看过来,眉间皱纹深刻,越发显得威严冷硬。

      宋词细心给杯子添了热茶,司铮庆喝了一口,咳嗽稍减,开口吩咐:南京的特派员明天就到了,你上午去接他,替我好好招待。

      宋词点头应下。

      司铮庆看着她干练的模样,心里满意极了。

      但一想到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,便是头疼。

      他开口,语气低沉:阿九不成器,可我也就这么一个儿子,宋词,你是要跟他过一辈子的,多替我管管他。

      一句一辈子,让宋词刚平静的心,又被吹起了涟漪。

      可管着司沉?宋词心中苦笑。

      司沉对她,比对陌生人还不如,她拿什么去管他?

      但看着司铮庆期待的眼神,宋词还是说:我会的,大帅。

      司铮庆这才笑了,拿起另一份文件挥手:你下去忙吧。

      宋词对完账本,已经月上中天。

      她踱着步子慢慢往回走,不觉走到司沉房门口,只见里面一片漆黑。

      宋词招来小厮:少帅睡了?

      这少帅他小厮吞吞吐吐,在宋词逐渐寒彻的眼神下,只得说了实话。

      少帅他去胭脂胡同的瑰丽阁找玫瑰小姐了!

      瑰丽阁!

      宋词眼里爬上了一丝痛意。

      从前的司沉,性子虽也乖张却天资卓绝,每个教过他的先生都赞不绝口。

      可不知何时起,却变成了如今这般不学无术的浪荡子。

      宋词脚步宋乱的回到自己房间。

      只是这一夜,她房里的灯,亮到了三更才灭。

      第二日,她早早来到车站,却一直不见那特派员。

      但还不等她叫人去查,她的副官陈勤就匆匆赶来,神情焦急严肃:宋小姐,不好了,少帅当众殴打了特派员!

      第二章 我和他人的区别

      宋词神情一变,当即上车带人赶去。

      车最后停在了胭脂胡同。

      还没进去,里面的笑语便直透门面,宋词脸色有些难堪,脚步却不停直接走了进去。

      走进花楼大堂,宋词心中一咯噔。

      只见那特派员被毫不留情的绑了双手,吊在了房梁上,已经是一副生死不知的模样。

      宋词偏过眼,看向了大刀阔斧坐在堂中央的司沉。

      这一幕像一把尖刀,刺得宋词呼吸一顿。

      狠狠咬了下唇,宋词压下情绪,对陈勤命令道:把人放下来。

      她直直走到司沉面前,无视了那个女人,语气中压着怒意:你做什么要这么对他?这是南京来的特派员,你这样会给大帅带来大麻烦!

      司沉淡淡瞥了她一眼,漫不经心的说:这整个卞城都知道玫瑰是我的人,他敢对玫瑰动手动脚,我教训他,有什么问题?

      宋词的手,有些冰凉。

      他说,玫瑰是他的女人。

      可她宋词,却是司沉的未婚妻。

      他说这样的话,又是置她于何地?

      这时,司沉一旁的玫瑰娇媚一笑,斜眼看向宋词:少帅,这就是大帅给您定下的媳妇啊?看这样子,哪里像个女人嘛,难怪您每天都要来找我呢

      司沉笑了起来,声音轻缓又凉薄:你说对了,我爹就是把她当儿子养呢,老头子也不想想,我怎么可能娶一个男人。

      宋词心里一痛,缓缓收拢五指,指尖嵌入了肉里也浑然不觉。

      她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:你这么喜欢这个女人,何不带回帅府,留她在这地方糟践?

      她的反驳让玫瑰脸色一青,司沉却只挑了挑眉:司家家训,纳妾先娶妻。我要带她进府,就得先娶了你,我不乐意。

      宋词脸色一白,她向来利落干脆,可此刻却似被棉花堵住了喉咙,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。

      看着司沉对宋词如此,玫瑰顿时得意了起来。

      但宋词却闻到薄荷味道的那一瞬,眼神一宋,竟直接上前从玫瑰手里抽出芙蓉膏。

     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司沉,厉声质问:你用过这个了?

      司沉看着宋词,嘴角的笑讽刺又冷漠。

      宋词的心,瞬间沉了下去。

      她面色黑沉的将那芙蓉膏生生一折,下一刻,竟对着天花板扣动了扳机!

      巨大的声响,让所有人都吓得愣在了原地。

      只见宋词冷冷朝着陈勤下令:把整条胡同都给我封了,找出所有的芙蓉膏,相关人员都抓起来!

      玫瑰心里一慌,急忙扯了扯司沉的衣服,眼里满是哀求。

      可司沉眼里却半点没有她的余地,他身上的冷意,几欲结词。

      大帅府。

      宋词面色紧绷,见外国医生走出司沉房门,忙紧张的问:史密斯医生,怎么样?

      您放心,少帅没沾过芙蓉膏。

      宋词绷着的心弦顿时一松。

      她站在门外,迟疑着,还是推开了房门。

      抬头便对上司沉冰冷的眼。

      从回来到现在,司沉心里便堵着一口气。

      他声音冷得像刀:如果我真的用了,你会如何对我?是不是跟其他人一样,抓起来丢进牢里待着?

      第三章 替他认错

      宋词听着他冷冰冰的声音,心脏猛然一缩。

      对上他如深渊般的黑眸,她抿了抿唇,说道:我不会那样对你。

      司沉旺盛的怒火,随着她这句话,奇异的消了下去。

      只是宋词接着又说了一句:我会把你关在这座院子里,直到你戒掉为止。

      说完这话,宋词深深看了他一眼,就转身离开。

      司沉看着她走出了门,突然拿起手边花瓶,狠狠砸在地上!

      宋词尚未走远,听着那刺耳的碎裂声,眼里闪过一丝难过,很快隐没不见。

      特派员醒后,宋词花了一大笔钱才终于堵住他的嘴,恭恭敬敬的送回了南京去。

      接下来的几天,宋词没再见过司沉。

      秋收到了最后关头,她忙得几乎没有休息时间。

      办公桌上都是公文,宋词眼眶泛青,疲惫不已,但这关乎到来年百姓能否吃饱,她从不假手于人。

      这时,副官陈勤快步走进办公室,脸色难看:宋小姐,少帅和人起了冲突,半条街都受到了波及。

      宋词猛地站起身,眼前一黑趔趄了一下。

      她推开陈勤搀扶的手,匆匆走了出去。

      上河街,满目狼藉。

      两辆车撞倒在路边,一路上被毁坏货摊无数,满地货物横飞。

      宋词只觉心头火起,她冷冷问:怎么回事?

      陈勤如实汇报:倒太窄,少帅和另一辆车谁也不肯让,少帅一气之下撞了上去,下车后,双方起了些口角,当场打了起来。

      宋词目光扫过一旁的摊贩,那些或哀愁或麻木的脸像一道道鞭子似的抽在她的心上。

      纤细的手指紧紧攥成拳,她又问:少帅人在哪?

      陈勤道:去了聚德楼。

      宋词深吸一口气:统计损失,伤者送去医院,这件事,先别告诉大帅。

      说完,她抽出腰间的皮鞭,转身就走。

      聚德楼。

      司沉修长的手指在酒杯上摩挲,过了一会,他若有所觉的抬眼往门口看,窗户上投出了宋词笔直的熟悉身影。

      司沉还没说话,门便被推开。

      看着宋词面无表情的脸,司沉饮下杯中酒,声音冷冽讥讽:这么快就来为那个被打的笔杆子讨公道了?

      宋词觉得这话奇怪,却没多想。

      她神色冰冷,一字一句道:你毁了十八个人赖以生存的摊子,司沉,你还记得第十九条规定是不伤平民吗?

      宋词说着说着,言语间已有了淡淡怒意。

      本以为司沉平日再如何荒宋,也该有条底线,可他这次居然伤到了平民!

      司沉捏着酒杯的手一紧,不屑开口:规定是你们的规矩,跟我有什么关系。

      你是大帅唯一的继承人,这些规矩,你就必须守!

      小家大国,皆是肩上重担,他既然生做了这个少帅,就得有个少帅的样子。

      说完,宋词将鞭子狠狠往地上一抽:带上少帅,去医院。

      医院。

      宋词示意手下松开司沉:少帅,请道歉。

      被押来的司沉早没了贵公子形象,他偏开头冷笑:赔了钱也出了医药费,还道什么歉?

      司沉心气高傲,自然不肯对这些人道歉,更不可能对宋词服软。

      宋词眼里的失望一闪而逝。

      片刻后,她叹了口气:好。

      司沉转头,却看宋词转过身,对病房里的病人和家属深深弯下了腰:各位,对不起,所有的损失,我会一力承担,请你们原谅他。

      司沉呼吸一顿,只觉脸上像被抽了个巴掌似的,比他自己道歉还要难堪。

      但看着宋词郑重的背影,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      在回府的车上,两人坐在后座,均是沉默。

      下了车,司沉直直就往里走。

      宋词慢他一步,还未进门就听到司铮庆的怒吼:你做的好事,老子就是这么教你的?

      司沉一声不吭不肯认错。

      司铮庆更加暴怒:来人,五十军棍,给我打!

      就在这时,宋词快步走上前一下跪在司铮庆面前。

      大帅,上河街的事是我的错,与少帅无关。

      第四章 秦晋之好

      院子里一时寂静无声。

      司铮庆深深的看着宋词,沉声道:宋词,你起来。

      宋词眼神坚定,磕了个头:大帅,上河街一事,确实是我的错。

      司铮庆看了宋词身后面无表情的司沉一眼,心中叹了口气。

      良久,才闭了闭眼狠心道:宋词纵容属下闹市伤人,罚跪一夜。

      司铮庆带着人离开,院里一下子空旷起来。

    本文提供:开始阅读作者: 侵木作者,备受读者关注的一本小说《12365417》,分享给大家,该文的男女主角分别是宋词司沉、宋词司沉,是作者大神侵木力创的佳作。第一章 乖戾的少帅  十五年秋,卞城大帅府。  宋词恭敬的立在堂下,听着司夫人不悦的训斥:女人就该有个女人的样子,你看看你穿的像什么!  宋词有些无奈,又有些窘迫。  她穿着一身白衬衫绿军裤,的确和满室旗袍洋装的女人们格格不入。  可这两日她正为了秋收的事忙的不可开交,每日需在外办公,实在穿不得女子......

    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://www.guyujc.com/yuedu/5884.html

    谷雨阅读网12365417全文免费阅读_12365417小说最新章节相关文章